主页 > Q嘉生活 >《修补生命的洞》: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父母给的伤害经常隐晦难辨 >

  • 《修补生命的洞》: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父母给的伤害经常隐晦难辨


    2020-06-10


    父母给的伤害,经常隐晦难辨他成了母亲眼中忠诚的孝子,付出的代价则是消灭「自我」

    承志从小就学会放弃自己的需求,以母亲为生活的中心。带着这样的信念成长,他或许对成年男性抱有某种敌意,对自己的需求嗤之以鼻,也可能将母亲永远摆在自己的亲密关係之前,由母亲来决定自己的大小事,拒绝离家到异地工作与生活……而这些,都将成为男孩成长与独立的牵绊。

    他或许会讨厌这样的生活,觉得自己总是活在某种无形的牢笼里;对于那些拥有自己主见,能够去世界各地度假与工作广见世面的朋友们,他既谴责他们怎幺可以不顾父母的感受,但又羡慕他们身上拥有自己所没有的「自由」。

    至于对母亲,他的感觉真是错综複杂:有陪伴母亲的责任、对母亲的爱,但又好像有些怨恨、有些责怪,却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对母亲有这些负向的感受……每当理不清头绪时,他就更讨厌内在如此模糊不清的自己……

    然而,这些负面的影响因为没有在身体留下具体的伤痕,也没能证明有影响孩子的生活作息,所以不太会被注意。

    也因为这些伤经常是来自于家庭内的亲子互动,本着「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的传统态度,大部分的人即使看不惯某些家长对待孩子的方式,却不太会出言相劝或者介入协助。

    很多人认为去「检讨」父母教养孩子的方式,是一种「不孝至极」的行为:

    「父母这幺辛苦养家活口,将我们拉拔长大,我们怎幺可以回过头去指责他们?」「或许在成长过程中的确有些不愉快,但那也是因为我自己不够懂事,或者是我太脆弱了。」「即使他们真的做了什幺不适当的行为,肯定也是为了我们好。」「如果没有父母,孩子根本不可能来到这世界。」

    这些话简短有力地反驳了我们对于父母在教养过程当中的质疑:「感恩都来不及了,怎幺还可以对父母过往对待我们的方式加以『清算』?」

    因此,对于生活在崇尚孝道的东方文化底下的你而言,阅读这本书,重新检视父母对你的教养过程,内在或许会经常感到矛盾、冲突。即使是我自己在演讲或工作坊的场合谈这个话题,也经常会引来成员们的抗拒与质疑。

    或许正是这样的文化氛围,那些因为亲子冲突、师生冲突被「移送」到学务处或辅导处的孩子,经常被贴上了一张「不受教」的标籤。因为,大人总是辛苦的、大人是成熟而稳定的、大人知道什幺对孩子才是最好的,之所以会发生冲突,肯定是这个孩子本身不懂事、不受教、不懂得感恩。

    总而言之,就是「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如果大人们真的这幺认为,那幺当我邀请大人回顾童年经验时,应该会有许多美好的回忆,例如:即使家境辛苦,但一家人却充满幸福的互动;即使父母严厉,却从未让他们受过委屈的温馨内容。但实际上,他们的回应却又不是如此。

    我在与成人进行谘商的经验中发现,他们对于「探索童年经验」总是嗤之以鼻,他们经常表示:「年代久远,想不起来了啦。」「想这些要干嘛?想了也无效。」「生活已经够忙了,哪来美国时间去想那些不重要的事?」彷彿童年经验对他们早已事过境迁、毫无意义,即使他们偶尔好不容易能触及一些早年记忆零碎的片段,也总是用一种乏善可陈的语气说着。

    之所以如此,当然不是没有原因的。

    对于童年所受的伤,有三个原因让人们在成长过程中有意识或无意识地选择否定这些经验。

    原因一:避免再次勾起童年不舒服的情绪经验

    小时候经历过的痛苦事件,例如半夜被罚站在寒冷的门外、在大庭广众下被父母拿来跟其他孩子做比较、被藤条抽打完后还被命令袒露着伤痕到便利商店买东西……那种恐惧害怕、羞愧丢脸、惊慌失措的感受,即使现在能够回想起来,不但无济于事,还可能令自己再次感到不舒服,甚至责备自己当时的无能与脆弱。

    原因二:避免面对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原来我以为最爱我的父母,他们对待我的方式曾经对我造成伤害,而那样的影响甚至延续至今

    父母,毫无疑问地是我们在这世界上最重要的至亲,我们期待着来自他们的关爱、安抚,以及认同。我们也将父母作为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最安全的堡垒,是父母稳定的存在,让我们相信自己在这个世界并不孤单,也不至于暴露在危险的情境下。

    一旦我们觉察到父母的某些行为其实是为了满足他们自己的私欲,或者因为一时大意,甚至是为了宣洩个人的情绪,而对孩子做出有害的行为时,对孩子而言,当然是相当难以接受的事实。

    原因三,同时也是前述提及的文化因素:基于对父母的孝顺与忠诚,我们不应该,也不允许自己对父母的所作所为有所质疑

    因此,为了避免不舒服的情绪与避免认知失衡,我们透过各种心理防卫机制,例如:压抑(这没什幺,过了就算了);否认(不会啦,一定是我记错了,爸妈才不会对我说这些话);合理化(就算爸妈说出这些难听的话,一定也都是为了我好)来看待这些伤害我们的语言或行为。

    为何要检视早年的伤口?

    记得在我小时候,那个对于药品广告还没有严格管制的年代,电视上经常会广告几款具备神奇效果的万用药粉或软膏,不管是烧烫伤、刀伤或擦伤,彷彿手指一挖、轻轻一擦,伤口就会迅速复原。

    后来听大人们说起这些药膏的效果,轻伤还行,若是严重一点的伤口擦了这类药膏,往往表皮看似癒合结痂,实际上内部却持续化脓、溃烂,结果延误了就医的时机。

    爱丽丝.米勒(Alice Miller, 1923-2010)在其所撰写的《幸福童年的祕密》一书中强调,拥有幸福的童年是大多数人的渴望,因此即使在成长的过程中因为父母的疏忽、语言、攻击而受了伤,却宁可告诉自己那些都不是真实的,或者说服自己是自己记错了,藉此来维持内心深处所期待的幸福童年的幻觉。

    唯有维持这份幻觉,才能让自己彷彿真的拥有内在最渴望的,来自父母最纯洁无私、真挚深刻的爱。因此,为了努力不让这份幻觉破灭,也因为爱着自己的父母,这些孩子甚至拒绝别人的协助,抗拒学校老师过多的探问,敌视那些对爸妈出言相劝的邻居……即使他们自己在亲子互动中经常感到失落、遍体鳞伤。

    大多数成年孩子对于过往的事情,总是用一句「不要想太多」就草草带过,但这种轻忽情绪与感受的态度,就像是电视广告那些疗效令人堪忧的药膏,或许让人表面上看起来不再表露出某些情绪,但心里的伤却持续被忽略、被压抑。

    没有被我们正视的创伤经验,并不会因而消失无蹤,相反地,那些我们在成长过程中被忽略的需求、被压抑的情绪、没有被理解的委屈,都可能持续累积成一股强大的能量,当我们长大成人、拥有更多的行动力之后,採取各种方式来宣洩内在的不舒服,或者转化成疾病的形式,造成身体或精神方面的伤害。

    然而,重新去检视我们在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痛苦经验、曾经遭受的伤害,并不是为了列出一张验伤单,然后向父母高喊:「看吧!你们对我做了多少过分的事情!」「我现在之所以过得这幺糟,都是你们害的,你们造成的!」相反地,重新去回顾自己的童年经验,是为了帮助我们对于「如何成为现在的样子?」「是什幺建构出我们的行为模式?」「是什幺总是隐隐地影响着我们的情绪?」「是什幺影响着我们看待自己的眼光?」等问题有更多的认识。

    因此有三个重要的理由,值得我们重新检视童年所受的伤害:

    1. 有机会为自己疗伤

    要去觉察、去整理「父母对我们造成的某些伤害」虽然痛苦,但也是帮助自己突破盲点,探见自我更真实样貌的重要行动。

    父母说不出口的肯定,不代表我们不值得拥有,而父母经常施加在我们身上的批评,也不代表我们真的就是那个样子。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将自己与父母所讲的话清楚划分开来,练习用不同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用不同于以前被大人伤害的方式来重新爱自己,找回自己的价值感。

    2. 保护自己,避免再被伤害

    要知道,即使小时候的我们无力抵抗,现在的我们,也无法改变父母对待我们的方式,但长大以后的我们跟孩提时期已经不一样了。虽然还是会在意父母的感受,还是期待得到父母的认同,但我们已经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也必须承担起独立生活的责任。

    当我们觉察到以前父母对待我们的方式可能对我们造成伤害时,我们可以找寻不同的因应之道,或许是改变回话的方式,或许是拉远彼此的距离,或者是减少碰面的频率。

    这些改变的初期都可能会引发冲突(因为父母不习惯你的改变),但唯有如此,才可能避免在关係中持续受伤。

    3. 避免用相同的方式惩罚自己、伤害他人

    成长的过程中,那些来自于父母对我们说出的指责、负向评价,会形成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并且建构出一套「错误的设定」,进而让我们用负向而偏颇的视框来看待自己,也影响我们与他人互动的方式。

    当我们能够正视并接受父母因为种种原因所讲出来的这些话,的确带着相当程度的伤害性时,我们才能开始与这些语言划清界线,避免将这些话用来作为自己处世的价值与行为的圭臬。

    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停止在成年之后,继续用爸妈所讲过的话来责备自己、綑绑自己,甚至伤害我们周围的人、我们的下一代。

    我相信,这趟回顾童年与父母互动的旅程肯定是艰难的。

    对某些不常回顾自己生命经验的人而言或许很陌生,也很不容易,而对某些看完前面的内容就已经对自己童年创伤有所连结、产生共鸣的人,更是需要相当的勇气。

    给自己一个机会,让我们陪伴自己开启一段跨时空之旅,看看童年时期的某些片段、某些语言带给我们什幺样的伤害,并且至今仍深深地影响着自己。

    在这本书里,你将会看到我秉持以下这些态度,作为讨论「父母带给孩子的伤害」,以及「鼓励孩子勇于尝试改变」这两件事情的重要基础:

    孩子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父母用来满足自己过去未被满足的期待的工具;即使孩子具备卓越的情绪同理能力,也没有责任及义务作为疗癒父母过往创伤经验的工具。每一个孩子都有被父母肯定与认同的需求与渴望,而这些需求是在孩子建立自我价值时非常重要的养分。孩子为了得到父母的肯定与认同,愿意竭尽所能地努力。许多孩子在感受到无论如何都无法得到父母的认同时,可能会转而透过偏差行为来获得同侪的注意与肯定。孩子期待与父母保持着安全而稳定的连结。亦即不管自己做得好不好,父母都愿意爱自己,陪着自己去面对眼前的困难。而父母在孩子童年时期的陪伴,在成长的过程中将会慢慢地内化成孩子的安全感,以及与他人建立亲密关係时的依据。父母养育孩子的努力与关爱是无法被否定的,但那不代表他们所说过的某些话、所做的某些事,不会对孩子造成伤害。在爱与伤害之间,往往没有一条明确的界线。许多我们难以觉察到的伤害,经常潜藏在以爱之名的语言或行为当中。探寻童年的创伤经验不是为了报复父母,而是为了疗癒自我,让自己拥有更健康的生活与人际关係。

    相关书摘 ▶《修补生命的洞》:「离家」不是背叛与遗弃,你无须感到自责或愧疚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修补生命的洞:从原生家庭出发,为童年疗伤》,宝瓶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胡展诰

    华人家庭父母带给孩子的伤,
    往往包裹在「我爱你」、「我为你好」的甜美外衣下,所以伤害不易察觉,
    但却在孩子心中形成一座座牢狱。

    疗癒原生家庭的伤痛,
    不是为了让父母向你认错、道歉,
    而是把自己爱回来。

    有一种伤,隐而未显。
    但它却屡屡让我们在工作、爱情、家人相处上冲突不断。
    有一种疼,不时刺痛。
    你觉得自己没人爱、没有价值,一如童年时,你总是被责备、感觉被遗弃……
    来自于原生家庭的伤痛,正时时刻刻禁锢着我们。

    因此,

    即使你表现完美,你依然觉得自己不够好。即使被伤得千疮百孔,你也觉得是自己的错。你时而像刺猬、时而像惊弓之鸟,有时脾气又会像地雷般突然爆炸。你常常还没开始行动,就认为自己一定会失败、会搞砸,会惹大家不开心。

    许多父母并不觉得嘲讽、批评、贬低、辱骂、情绪化、冷漠、刻意忽略、操控,以及拿孩子「与他人比较」……是对孩子的暴力与伤害,父母认为这是为了激励孩子,因为「你如果够好,还怕我拿你跟别人比较吗?」甚至「我们赚钱养家压力很大,骂你几句,有什幺不行?」但这些没有伤口的伤,却深深斲伤孩子的内在,而这份羞辱与压抑更会让孩子选择以愤怒或放弃自己的极端方式,向这世界抛掷。

    这是一本为童年疗伤的书,也是胡展诰心理师贴着自己的呼息所写的书。书中的每一个对话、每一则例子,都来自于这个文化底下随处可见,却经常被轻忽的互动。

    拥抱、治癒自己的童年伤痛,不是为了怪罪父母,而是要找回完整的自我,不再让伤害传递到下一代,特别是那些以爱之名,却行控制、贬抑、嘲讽之实,对孩子伤害至深的行为。

    《修补生命的洞》: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父母给的伤害经常隐晦难辨Photo Credit: 宝瓶文化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