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嘉生活 >说起高难度投篮,Curry和Kobe代表好坏两个极端 >

  • 说起高难度投篮,Curry和Kobe代表好坏两个极端


    2020-08-06


    过去3个赛季,高速的球员追蹤镜头记录了每场NBA比赛的每个回合;同时,NBA官网对外开放了一些很酷的数据——比如球员跑了多少距离,突破或定点投篮的频率怎幺样,传球次数如何等等。现在ESPN还使用进阶工具来观测比赛细节,比如用数据反映球员特定投篮的难度,或者特定防守者多容易被持球打爆。我们接下来能用这些数据来观察季后赛,但也不失为回顾过去的好工具。

    首先,我们想看看哪些人会命中本来不该命中的球,哪些人又会投丢不该投丢的球。查找範围为至少打了20场,出场300分钟的球员——即打了1/4的轮替球员。我们用的数据是有效命中率(加成三分球)而非真实命中率(加成三分和罚球),因此并没有计入很重要的製造犯规影响。但既然相关数据暂时只在初级阶段,我们也只能有什幺料做什幺菜。你可以在事后再查找哪些球员透过罚球提高了效率。比如2014-15赛季的Westbrook製製造罚球比重达到0.445,2013-14赛季的Durant是0.477,本赛季的Kobe只有生涯最低的0.252等等。

    我们手上有最近3个赛季球员的投篮难度。它解释起来比较複杂,简单说就是根据录影中的数据来观察出手时多困难,防守者处在什幺位置,联盟其他人这幺投效果如何。下图纵轴所处位置越低,投篮难度越大,横轴所处位置越高,投篮次数越多:

    说起高难度投篮,Curry和Kobe代表好坏两个极端

    这个表格在某种程度上,有点类似真实命中率和回合佔有率的关係。毕竟你的产量越高,每次投篮的难度就会增加;反之产量降低,出手选择就会更小心。

    表格的左上角通常都是Tyson Chandler或DeAndre Jordan这种,在场上只爱扣篮的终结者。偏右上则属于James或者本赛季的Curry这种高产高效得分手——他们身处伟大的进攻球队,顶级的空间与自己的高持球完美契合。右中是那种需要独力扛起球队的明星,比如上赛季的Westbrook,上上季的Durant,平时的Anthony或者曾经的Aldridge。本赛季的Kobe在右下,儘管极端程度还比不过上赛季的Kobe。

    第一张图评估的只是「球员多喜欢投高难度投篮」,并没有评估「多擅长命中高难度投篮」。既然投篮难度越大,效率就会越低,我们不妨透过相关性进行修正,结果如下图:

    说起高难度投篮,Curry和Kobe代表好坏两个极端

    在这张图里,0代表的是预期的有效命中率,球员本身的有效命中率高于0,说明对于他的能力而言仍是好投篮,反之就是坏投篮。可以看到随着球员投篮次数的增多,他们往往也越擅长命中高难度投篮。这符合球星才有出手权的传统观点,但和我们的印象还是有出入。

    还记得前文说的Durant、Westbrook和Kobe的製造罚球比重吧?双少的製造罚球比重很高,那幺位置还应该有所提高,Kobe则会相应降低。DAJ所处的位置没那幺夸张了,但他的成绩还是高于预期,说明他不只是简单接Paul餵球,而是处于联盟顶级终结者行列,此处还没算他恐怖的製造罚球比重。

    再回到第一张图。纵轴所处位置越低,投篮难度越大,横轴则把场均出手换成每100回合出手:

    说起高难度投篮,Curry和Kobe代表好坏两个极端

    换算成回合后,像Speights这种场均投得不多的球员更接近右下角了。但综合来看过去3个赛季的数据,上赛季的Kobe仍是最肆无忌惮乱投的球员。

    Kobe不只是大量出手,而是大量出手各种高难度投篮。表格下半部的球员,通常都是球队老大又爱投中距离。

    Kobe符合这种情况,而且他还不在巅峰,无论自己怎幺做湖人都很差。在上赛季只打了35场之后,Kobe本赛季回来更少上罚球线了,投了467个三分;他的命中率只有28.5%,但从表格来看……至少他的空档更多了。

    再看最后一个表格,也就是每100回合的命中高难度投篮的能力。

    说起高难度投篮,Curry和Kobe代表好坏两个极端

    和黄色的表格相比,好球员得到球的趋势没那幺明显了。这主要是因为板凳球员每晚也能上来打个20分钟大量持球,但毕竟和保持整场不一样。

    在大部分数据里,忽视总数或许都是错误。但在这样一个「刷数据得分手」带着贬义的时代,可以得出结论那些投得越多的球员,通常也越擅长命中高难度进球,除非你37岁名叫Kobe。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