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嘉生活 >带棍爬墙‧夜闯工厂‧国能持鎗换电錶 >

  • 带棍爬墙‧夜闯工厂‧国能持鎗换电錶


    2020-07-08


    带棍爬墙‧夜闯工厂‧国能持鎗换电錶(雪兰莪‧巴生17日讯)继厂家日前投诉国能公司职员和辅警爬墙入厂及殴打员工,又有一名工厂业者申诉国能职员和辅警的换电錶行动太离谱。这名塑胶厂东主形容,18名国能职员和辅警犹如身穿制服的劫匪,手持木棍和配鎗半夜爬墙进入工厂,强行更换电錶后强迫外籍员工签名认证,并在相隔约1年后,突然发信追讨“未计算”电费高达一百七十多万令吉,相等于要赔上整间工厂。根据工厂的闭路电视画面显示,事发时的约晚上11点半,厂外来了数辆轿车,一个接着一个的约十余名不明男子从墙外攀爬而入,有者手持木棍,看似来势汹汹的午夜劫匪,情景骇人。画面显示,不久后,一名工厂员工前往开启大门,让原本停放在外的四五辆轿车驶入厂内。据事主曾顺源(51岁)和太太黄安丽(45岁)週三向社会工作者陈彼得投诉,现场播放事发当天的闭路电视记录,揭发国能公司职员的无理行为。在场者有行动党巴生3支部法律顾问陈博雄,以及日前面对类似事件的事主姚亚坤。闭路电视拍下过程曾顺源透露,工厂是妻子和姐妹一起经营,他协助太太并担任工厂的技术总监。当天,他在事后接获缅甸籍外劳昂都温的通知,赶回工厂了解情况。“据员工说,由于国能职员当时人多势众,又持木棍又配鎗,令在场员工很害怕。对方更换电錶后,要求昂都温签名时,他曾一度表示不明白文件而拒签,并建议致电老闆,但对方不断表示无须通知老闆,员工也惧于对方声势,惟有依从指示签名。”他在事发后曾向警方投报,并保存闭路电视记录。不料,在去年11月,同样是半夜时分,又一批身穿国能制服的员工再次攀墙入厂,惟当时仅绕厂巡视后便离去,未有採取任何动作,所以他也没有报警。曾顺源以为此后相安无事,令他感到震惊的是,在今年8月13日,他突然收到国能公司的警告信,指“未计算”电费高达173万5123令吉,并要他在14天内偿还,否则当局将在8月24日下午2点中断电供。换錶后电费增近一倍曾顺源承认,电錶被更换后,工厂的电费确是有所增加,从4万多令吉增至7万多令吉,但他们从未有偷电或涉及不合法,所以并不担心,一直不以为意,况且当时正巧工厂生产线增产,便认为是属正常现象。他透露,由于此后的电费是有增无减,而非如以往般会随着工厂产量增减而有所调动,更甚者在去年11月间,在工厂增设机器后,电费暴增至十多万令吉。“我惟有在今年5月拆除一台机器,电费才调低至5万至8万多令吉之间。”他强调,其工厂已有25年历史,而搬往加埔路15支设厂至今也已有8年,从未偷电,也都每月据单缴还,所以他完全不明白这笔数额从何而来。斥国能换錶行为如抢劫陈彼得对国能公司近来更换电錶的“方式”不敢恭维,尤其发生在曾顺源工厂的事件,更犹如“抢劫”般,警方不可再无视对待。促警勿无视“国能强制百姓换电錶,使原本电费增涨1倍之多,怀疑是‘变相’追讨偷电费。”他说,若巴生一带还有居民或厂家面对同样问题,可通过电邮方式[email protected]向他投诉,他会收集所有人的投诉后,把问题带到国会,要求国会反对党领袖在国会上,与执政党领袖辩论此课题。逼员工签署认证昂都温说,当晚他值班时,见到一大批人持械爬墙而入,当场被吓坏,对方表明身份要求他开启大门后,便有数人进入工厂内。他透露,由于有两名辅警人员守在工厂门外,所以没有工厂员工跟随对方入内。国能职员在厂内待了逾一小时,接着表示已更换电錶,并要求他签署认证。他指出,由于他以不明白文件内容,一度拒签,但最后惧于对方声势遵从指示。促陈华贵插手用户被打事件日前申诉员工被国能职员打伤的姚亚坤说,国能在报章上澄清职员没打人,可是目前警方正调查此案,结果尚未出炉,国能要如何真正证明职员没打人,或是质疑警方的办事能力。“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拿督斯里陈华贵在此事上,也似乎漠视厂家的权益。我希望部长能正视这种案例,不能让国能威逼厂家的权益。”44岁的塑胶厂东主姚亚坤日前申诉,指国能的职员三更半夜联同辅警闯入他的工厂查电錶,还涉嫌殴伤他的3名外籍员工。他表示,事情发生于8月10日凌晨3时许,其员工突然听到有人大力敲门,之后就看到有四五名身穿制服的人爬墙而入,强迫员工交出工厂的钥匙,不料员工因抗命而挨了好几拳。姚亚坤声称,过程中,不管是他的员工要求国能出示搜查令,或要求打电话联络他时,都遭到拒绝,而且对方二话不说就对他们拳打脚踢。用户法律途径讨公道行动党巴生3支部法律顾问陈博雄直斥国能公司职员行为不合法及不合理,“国能公司只是个执照拥有者,执法权力是在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所以国能公司职员根本没有权限越俎代庖,而且还是在三更半夜行事,举止无礼并涉及犯法。”他说,类似事件已是一再发生,令人遗憾的是,至今没有任何一个相关单位,尤其警方和能源部採取行动应对,杜绝事件重演,避免更多无辜者受害。国能无权擅闯民宅工厂他表示失望的是,警方和国能公司都不清楚他们实际的权限所在,并以为国能有权力强行更换电錶。“在大马法律下,没有人可以在没有屋主允准下,私自闯入屋内,即使执法者也如此,除非是获得法庭发出的搜查令,而且搜查令须列明有关搜查官员的名字;紧急情况下允准入屋,也只准警长以上阶级的警员及能源委员会的授权人员入屋。”“根据1990年能源法令,国能公司有权指示屋主把电錶安装在方便查看电錶的地方,但没有赋予权限可擅闯民宅或工厂,有关行为已属犯法。”针对曾顺源的事件,陈博雄指出,由于事态严重,除了依循法律途径为事主讨回公道,他也会採取如政治管道的法律以外方式寻求解决。他透露,事主可以先向法庭申请禁令,阻止国能公司中断电供,过后向法庭申请控诉该公司的不合法行为,即有关“欠款”没有基础来源,根本不能当作债务来追讨。至于政治管道,他会向全国总警长和能源部反映,促请有关单位能正视问题的严重性,严正处理。国能:了解情况才回应针对曾顺源的投诉,国能公司总部公关受询时表示,该公司会向涉及的分行了解整个事件的情况后,进行调查和作出回应。警传召涉及者录供巴生北区警区主任苏谷说,警方已接获有关工厂东主的报案,并已派员介入调查,包括传召涉及者去录取口供。不过,他说,警方至今还未逮捕任何人。他受询时说,国能公司是因为怀疑该工厂偷电而进入工厂更换电錶。当询时国能在没有告知工厂东主,擅自闯入工厂并强制更换电錶是否触犯法律,他不愿针对此事发表评论。‧2011.08.1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