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嘉生活 >丰盛港沉船‧搜查搁浅渡轮‧未寻获失蹤者 >

  • 丰盛港沉船‧搜查搁浅渡轮‧未寻获失蹤者


    2020-06-15


    丰盛港沉船‧搜查搁浅渡轮‧未寻获失蹤者(柔佛‧丰盛港28日讯)因超载而遭大浪打沉的渡轮已搁浅在沙滩上,但拯救人员并未在渡轮残骸内找到失蹤者黄健德。虽然渡轮倾覆事件已进入第三天,但丰盛港警区主任莫哈末诺拉昔相信,失蹤者尚有存活希望。拯救队伍週一晚曾尝试把沉没的渡轮拉上岸,但因风浪太大而作罢,只能以铁锚固定船只,以免被海浪沖走。船只于週二早上约7时搁浅在沙滩上,但船身面目全非且覆盖着厚厚的海沙,只剩下引擎和阵阵汽油味。船顶、甲板、船椅都已被海浪拍打至零碎,船身的最高处则悬挂着已发黄的白色毛巾。莫哈末诺拉昔指出,週一晚上8时,拯救队伍曾尝试把船只拉上岸,因为他们怀疑失蹤者可能被困在船内。“经过搜查,拯救队伍没有任何发现,因此他们将会扩大搜寻範围。”他披露,拯救队伍週二将以海陆空三方面进行搜索。陆地上以两人为一小组,在沿海一带进行200公尺的地毯式搜索,参与者超过30人;海面的搜索工作以每3小时两艘快艇轮班的方式,在事发海面周围进行搜救,共有5艘快艇参与。直升机寻失蹤者“拯救队伍也使用一架直升机在上空盘旋,协助寻找失蹤者的蹤迹。”莫哈末诺拉昔强调,不管晴天或下雨,搜救工作都不会停止,惟海面搜索需观察海浪的起伏和天气,以免威胁拯救人员的安全。“参与搜索行动的人员一天比一天多,势必要找到最后的失蹤者。”他说,拯救队伍已和附近的渔民和沿海一带的居民联繫,如他们有任何失蹤者的消息,会马上通知警方,并协助寻找失蹤者。救生衣破了绳索断“有救生衣也没用,不是破旧不堪,就是绳索断,穿了等于没穿!”针对有指船上的人都没穿救生衣的说法,在狮城经商的大马人陈文国(31岁)週一晚上致电新加坡报社说,他当时乘坐的船只就在出事船只后面100尺处,目睹了船只翻覆。陈文国是于上週六,第一次与一班好友出海,体验奎笼生活,事发时正好乘坐船回码头。他心有余悸地说:“当时的风浪真的很大,船身摇晃得很厉害,我坐在船尾,海浪一直打在我的脸上。”他指出,两艘船的距离很近,就在快到码头时,他看到前面的船只翻覆,10多人掉落水里。“我们的船夫这时高喊:‘快穿上救生衣!’我们手忙脚乱地随手抓了一个,往头上套,结果发现救生衣破了,绳索也断了,有穿没穿没分别。”他说,自己乘坐的船只也超载,当时船上有20多人,包括四五名年龄8至10岁的小孩,大家看到前面的船出事,都吓得脚软,担心下一个会是他们,庆幸船只过后安全抵达码头。失蹤者无音讯家人焦急等截至週二下午2时,失蹤的新加坡籍男子黄健德仍未有任何音讯,他的家人只能焦急地在丹绒乐曼码头的休息室等待,以便第一时间知道亲人的最新情况。当地的天气一改之前数天的晴朗,一早已天色阴霾,上午9时许更下起一阵雨。虽然发生了沉船事故,却陆续有不少事前已预定好海岛行程的旅客到来码头。码头一度传出当局禁止奎笼业者的船只停靠,不过码头管理层及警方表明并无通知,往来船只仍可自由停靠。奎笼常挤满人才开船牵涉到渡轮超载而沉船事故的奎笼,在钓客眼中,经常挤满一船人。来自新加坡的会展执行人员陈美燕(35岁)指出,她与丈夫是丹绒乐曼海域奎笼的钓鱼常客,至今已连续5年进出当地的奎笼,因此他们对当地奎笼业者的作业方式相当熟悉。“我向来不喜欢由出事奎笼包办的行程,因为在我的印象中,有关奎笼业者经常坐满一船人后才开船,让我留下不好的印象。”她与一行人是在沉船事件发生当天来到丹绒乐曼码头,碰巧让她遇见了现场一片混乱的情景。“我看到人群一片慌乱,有3人好像不省人事。他们被送上救护车后,还有人在一旁施救。”她说,虽然看到这样的情景,并没有让她感到害怕而中断计划好的行程,因为这只是意外。“我们乘坐的船共有16人,12个是旅客,4个是船夫。”“我相信一些事情的发生可能与船夫本身有关,所以那家经常挤满人才开船的奎笼,我不喜欢光顾。”潜水员:失蹤3天兇多吉少参与搜救工作的29岁消拯局潜水员嘉斯尼说,根据他的经验,超过3天依然没有寻获的失蹤者,多数是兇多吉少。不过,他指出,身为消拯潜水员,他们必须要给失蹤者家属一个交代,儘早寻获失蹤者的尸体。“虽然海浪等级已达至5级,可是我们依然需要前往滔滔大浪进行搜索,以便能够让焦急的失蹤者家属早日放下心中大石。”溺毙24小时尸浮水面曾经参与过无数拯救行动的嘉斯尼指出,如果遇难者溺毙超过24小时,尸体将会浮上水面;如果超过48小时,尸体将会发出臭味。他说,如果尸体被海浪冲上岸边,将会引来动物如鸟类等。“现阶段,我们出海搜寻时,除了观察海面上的动静,也会逆风行驶,以便能够嗅到尸臭味。我们也会观察岸边是否有鸟类聚集。”他指出,因为当地的海水浑浊,他们潜入海底时,几乎是看不见东西,只能靠手感触摸海底的东西,以便寻找出任何线索。嘉斯尼从事这行已经10年,属于新山消拯局部队。据了解,他和队员一行7人于週二早上9时已在海上进行搜索行动直到下午1时,在休息片刻后,又继续出海搜索直到晚上7时许。沉船3说法出事的破船,週二清晨已经被捞起,但在大浪拍袭及翻覆的冲击力下已经“拦腰”而断,整个船舱部份“不见了”。至于唯一尚未寻获的失蹤者黄健德,拯救人员对勘察现场情况后,作出3个猜测:卡在泥泞海船下、受困船舱残骸、被冲出大海。说法一:失蹤者受困“船舱”破船週一凌晨被拉上岸时,整艘船实际上已经“分家”,仅“船身”被拖上岸,“船舱”还是留在海里。一名搜救人员就说,“船舱”的窗口事发前都被封死,虽然大多数人都成功破窗逃命,但这并不表示没人受困其中。“失蹤者如果已经罹难,尸体是有可能被卡在船舱里,或者被船舱压住。”说法二:被压在泥泞海船下有人推断,失蹤者很可能在逃生时被船压住,以致身体深陷泥泞,无法浮出海面。在场一名公众表示,现场风大浪大,泥泞会随着一波波的海浪把尸体覆盖,尸体恐怕不易被寻获。说法三:被急流冲进南中国海失蹤者如果已经罹难,尸体很可能已被急流冲进大海。自愿参与搜救工作的再尼(51岁)说,如果失蹤者已死,尸体会因灌进海水而下沉。尸体过后会浮出水面,但若没及时被发现,尸体又会因为海水重新灌入而下沉,进而被冲到更远的地方。‧2010.12.2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