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生活卡 >【凡人异梦‧四之三】卖本地咖啡出版小众杂誌同道夫妻开咖啡馆圆 >

  • 【凡人异梦‧四之三】卖本地咖啡出版小众杂誌同道夫妻开咖啡馆圆


    2020-06-12


    【凡人异梦‧四之三】卖本地咖啡出版小众杂誌同道夫妻开咖啡馆圆【凡人异梦‧四之三】卖本地咖啡出版小众杂誌同道夫妻开咖啡馆圆【凡人异梦‧四之三】卖本地咖啡出版小众杂誌同道夫妻开咖啡馆圆【凡人异梦‧四之三】卖本地咖啡出版小众杂誌同道夫妻开咖啡馆圆【凡人异梦‧四之三】卖本地咖啡出版小众杂誌同道夫妻开咖啡馆圆【凡人异梦‧四之三】卖本地咖啡出版小众杂誌同道夫妻开咖啡馆圆【凡人异梦‧四之三】卖本地咖啡出版小众杂誌同道夫妻开咖啡馆圆【凡人异梦‧四之三】卖本地咖啡出版小众杂誌同道夫妻开咖啡馆圆【凡人异梦‧四之三】卖本地咖啡出版小众杂誌同道夫妻开咖啡馆圆

    侯秋云和苏长风是于九十年代到台湾就读海外青年技术课程时相识并开始交往,当时,侯秋云是在报馆当了两年的助编后离职,并赴台深造,而苏长风则是在独中毕业后到台湾升学。

    他们在台湾相识相恋后,曾过了一段边求学边谈恋爱,步调一致的日子,直到毕业返马后,才又走上不同的人生路。

    秋云返马后,即投入杂誌社和出版社的工作,而长风则是在工厂工作一段时日后,再到美国旧金山艺术大学升学,且一去便是6年。两人谈了好几年的远距离恋爱后,终携手步上红毯共组幸福家庭。

    漫长的爱情长跑让他们两人在理想上变得一致,而爱情的滋长也让他俩踏上相互扶持的梦想路上。

    《Something》杂誌带给人温暖

    “从美国回来以后,我在广告公司任职,主要是负责设计和拍摄的工作。若秋云在週末时需要外出採访,我就会当她的摄影师,与她随行。”

    苏长风披露,在台湾求学那些年,他俩特别喜欢当地的小众式杂誌,因这类杂誌不商业化却特别有温度,但在马来西亚却甚为少见。后来,他们在和出版社商讨后,对方同意为他们出版这名为《Something》的杂誌。

    “这是一份不定期出版的杂誌,2014年出版第一期,截至目前为止已出版了3期,第4期预计在2018年印刷。我们的概念本来就是要把温暖带给人们,也总是希望能有一个实体的店面,让人看得到这份杂誌。”

    秋云笑说,她常听前辈说,若想要害一个人,就叫他去做杂誌。这也意味着,出杂誌并非一门可以赚取丰厚收入的行业,就连要回本也是一大挑战。加上现代的社会渐渐转向阅读社交媒体的内容,所以,纸媒的未来更是不稳定,虽然如此,这对夫妻仍决定为梦想而创刊,他们的毅力实在令人佩服。

    “我有自信这杂誌是不同于市场上的谘询性杂誌,大马并没有一份偏向生活化风格,且可带给人温暖力量的杂誌。本地的书报市场并不赚钱,但我们原本出版杂誌的目的就非以钱为主。”

    多年前,这对夫妻曾在家里做了好几道自家菜餚,并沖了几杯香喷喷的咖啡招待他们自创的杂誌的受访者。

    当时,屋外下着雨,他们一群人却像是家人一样聊着生活和理想。“我们希望杂誌的採访是非正式的,并让受访者可以有家的感觉,进而打开心房去与我们分享我们所不知道的事物。”

    本地咖啡精緻化后更美味

    2016年,有一家公司上门邀请苏长风和侯秋云加入Commune,并以实惠的租金让他们得以实践经营咖啡馆的梦想。

    而原本就梦想拥有实体店面的两人,在开店以后,便把自己在生活中学会煮的食物和调製的饮料带入咖啡馆的菜单里。

    苏长风平时都有品茶和喝红酒的嗜好,而咖啡则是后来才学会品嚐的饮料。他认为,品红酒和品咖啡的方式相近,所以,他在接触咖啡后,便马上爱上它的滋味。

    “马来西亚过去也有大量种植咖啡树,许多平民百姓更是自种咖啡树,并自炒咖啡豆后泡成咖啡乌来喝。因此,我们希望在自己的咖啡馆主打马来西亚的咖啡豆子,让年轻人更加认识本地的咖啡。”

    他说,许多人觉得大马咖啡品质欠佳,如坊间常见的咖啡乌,那是因为这些咖啡豆的酿製过程太随便,所以才会失去咖啡原有的味道。我们希望可以通过本地咖啡的精緻化,让更多人嚐到美味的大马咖啡,同时藉此支持大马的咖啡农。”

    这对夫妻平日除了亲手打咖啡豆子,同时还用冰滴方式去“酿”咖啡,过程虽费时费力,但却让咖啡口感变得更加细緻醇滑,且里头还加注了他们对本地咖啡的深厚感情。

    手工咖啡注入人情味

    苏长风和侯秋云口中的冰滴咖啡是採用国外进口的仪器来製作,由于该仪器是以三秒一滴的方式收集咖啡,所以,这类咖啡的口感更具层次感。

    “现代的商家多以机器代替人工,所以,以机器沖泡的咖啡仿彿就少了那幺一点人情味。手工咖啡的味道则可浓可淡,且可以根据顾客的要求作出细微的调整。由于手工咖啡的製作过程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所以,每一杯的口感都有所不同。”

    苏长风说,虽然现代人把越来越多生活上的琐碎事情都交由机器处理,但他俩却认定,唯有手作咖啡才能留下恆温,且更有感觉。

    他们刚在该商场经营咖啡馆的初期,咖啡馆显得有些冷清。“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咖啡馆坐落于5楼,而一般顾客会比较少上来这楼层的缘故。但后来一些杂誌的读者闻风而来后,有些人就变成了咖啡馆的常客。但也有顾客是因为刚好经过而前来光顾,后来就成了常来的熟客。”

    他们说,曾有一位品茶大师前来享用他们的咖啡时,细心以笔记记录咖啡的口感,而这大师后来也成了咖啡馆的回头客。

    “其实,可以找到了解自己的顾客,那也是一件非常令人欣慰的事情。”

    首发杂誌广受欢迎

     

    苏长风和妻子侯秋云合办的第一期杂誌总共印刷了1500本,并寄放在纪伊国屋和其他书店摆卖。

     

    “书店曾致电告诉我们,从来没有本地书店可以在一个月内替一本杂誌卖出300本,但是我们做到了。后来,负责人还说特别欣赏我们的杂誌风格,并为杂誌的下一期留了一个好位置给我们。”

     

    杂誌的读者群主要是广告和设计系的工作人士及学生,有些文青及艺术学校也特爱收藏这份杂誌。由于两人的首发刊在市场大受欢迎,更坚定了他们继续做下去的动力。

     

    后来,该份杂誌因为孩子的出生而停刊了约两年的时间。“照顾小孩以后,我们才开始发现并没有想像中那幺简单。很多时候,在宝宝入睡以后,当我们以为可以动手开始写稿时,身体却因过度疲累而累垮了。”

     

    侯秋云说,儿子出生后,她就辞去原本在杂誌社的工作,希望可以全心全意照顾孩子,以陪伴孩子长大。

     

    研发豆蔻气泡饮料如香槟

     

    虽然苏长风和侯秋云对咖啡馆的业绩有少许担心,但他们早在开店之前就已经作好心理準备,并对自己的计划有一定的信心,才决定开店营业。

     

    “我们的目标是懂咖啡的顾客,以及懂得我们食物的顾客。若是不对味,顾客自然不会再来。”

     

    除了咖啡,他们所经营的咖啡馆也兼售各类美食,包括一道名为“好好吃饭”的饭食。

     

    这对夫妻平日也会在家里研发新的食物或饮料。“最近,我们推出全新的豆蔻气泡饮料。这款饮料的味道和一般人印象中的豆蔻的‘老人味’大不相同,我们的豆蔻饮料颜色鲜亮,且有粉红色气泡,喝起来和香槟的感觉一样。”

     

    秋云说,他们夫妻俩不想顾客对该店的印象只是停留在咖啡馆的定位上,于是,他们努力把自己生活中的吃喝经验带到咖啡馆里,并推广给大家,以便在这座冷冰冰的钢铁森林里,把更多温暖传递给大家。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