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车生活 >2013上海高考满分作文——我最重要的妹妹!!! >

  • 2013上海高考满分作文——我最重要的妹妹!!!


    2020-08-09


    二写作70分
    27.作文
    生活中,大家往往努力做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但世界上似乎总还有更重要的事。
    这种现象普遍存在,人们对此的思考也不尽相同。 请选取一个角度,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
    要求:题目自拟;全文不少于800字;不要写成诗歌。

    我最重要的妹妹

    目前对于我和我的家族来说,没有什幺比参加高考更为重要的事情了。
    本来说起我们高家,在江南一片曾经也是声名显赫的旺族,从顺治年间曾祖太爷靠十两银子起家开始,一直经营着养蚕的行当,因为出产的蚕丝品质超群,一度被选为皇室专用贡丝。 乾隆爷下江南时特赐​​“苏杭无双地,天下第一丝”牌扁,一时名噪海内。
    可惜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富甲一方的大户,居然数百年间连一个举人也不曾考的上,这在万般皆下品的天朝实在是让人抬不起头的事蹟。 “有钱有什幺用,还不是一门暴发户。”每当听到街坊这幺议论,我总是狠狠的攥紧拳头,却又无可奈何。
    不过这段屈辱的历史即将画上句号了,现在我正以名牌私立高中常机上品A班全班第一的二模成绩备战高考,三天之后,哼哼,等着瞧吧!
    “叮咚~”别墅正门的门铃準时响起,我从2楼房间伸出头来“雷大姐,客人到了,备茶!”
    “是,少爷。”厨房里走出一个戴眼罩的大姐姐,手里端着早已準备好的上等瑞士阿尔卑斯红山茶。
    雷大姐是老太爷为了给我备考而聘请的专职保姆,其实比我大不了几岁,据说当年成绩也不差,只因考前劳累过度导致双目失明才放弃大好前程,转而从事服务行业的。
    虽然看不见,可雷大姐像其他盲人一样触觉敏锐,她很有条不紊的在客厅摆好茶具,然后忙去开门。
    “欢迎。”
    “打搅了。”
    说着三个女生走了进来,前面一个黄色头髮的抬头看见我,露出很不愉快的表情。
    “吾妹哟,这是对兄长应有的态度幺?”
    “切。”
    我的妹妹高桐乃,一个像貌出众、体育万能、又能写轻小说的出色女孩,一度使我这个哥哥倍感压力,但她唯一的弱点是英语和理科! 两门加起来还不如我一科,像这样可怜的偏才在国内恐怕也就是体育或艺术院校的下场吧。
    于是我总是用一种怜悯的眼光俯视着妹妹,从没把她放在眼里,家里也是一直把我们分开教育的。 可最近不知怎的,她的英理成绩一似雨后的竹笋般急转直上,最近一次模拟考试看看追上我来,态度也猖狂起来,这简直匪疑所思。
    “哼,不过是区区班级第一就这幺无礼,对于我们暗之一族来说只要稍微用心,妥妥的清华复旦。”
    黑衣少女一边撩着头髮一边漫不经心的说,她是我妹好友之一的赵小猫,父亲整日里端着葡萄酒杯胡言乱语,因此经常来我家複习。
    “我说小猫氏,咱们是来人家学习的,还是一团和气,一团和气呵。”
    最后进来的眼镜高个少女打着河南腔说道,她是我们班的班长刘沙织,随打工父母来沪借读,因为没有上海户籍根本无法参加高考,因此完全是来陪学的。
    几人边说边进了客厅,完全无视我这个家主​​,我且压了火气,跟着踱了入去。
    “雷大姐,给我把电视打开,我要看新闻。”
    “可是,少爷,你们不是要开复习会……”
    “少顶嘴,你不是我的专属女僕幺,让你干嘛就乾嘛。”
    “雷大姐,别听我那笨蛋哥哥的。”
    说来也怪,最近随着俺妹成绩的急速提高,雷大姐也变的越来越不听我的命令了,不过别担心,我还有杀手锏呢。
    “雷大姐,你不要这个了幺?”看见我手里晃动的三张金色卡片,雷大姐的脸部抽搐了一下,然后顺从的打开了电视。
    三张超市的购物卡,每张里面都有4000元。 老太爷给我的法宝,只要我顺利的考入名牌大学,这些就是雷大姐的了。
    “昨天晚上,本市又有一名女学生深夜突然失踪,据目击者描述,他走在女学生后面,只见地面一片黑影,接着女学生嗖的一声就不见了。”
    “真是可怕的城市啊。”刘班长惋惜的说。
    记者:“下面是突发事件,今天晚6点,一辆公交车突然起火,大火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现在警方已经在现场逮捕了疑似纵火的犯罪嫌疑人。”
    “放开我,我有什幺错,这是为了大家好!!”
    记者:“你为什幺要放火?”
    “车上有人偷偷携带了后天的考题要卖给外面人,如果不阻止他后果不堪设想!”
    记者:“那也不用烧死全车的人吧!?”
    “没办法……那车上人都有可能看见卷子了,绝不能让一个题目漏出来,这是为了大多数人好,我这幺做没错吧?没办法啊哈哈哈哈………”
    “越接近高考,这种事就越多,恐怕这就是名为高考的咒缚吧。”赵小猫若有所思。
    “关了吧,雷大姐。”
    “再看一会有什幺,反正你的成绩都快超过我了。”
    “……………”
    “啊~~~啊真无聊,明明辛苦努力了12年,结果被深藏不露的妹妹给一下超过去了,我这个哥哥还真是笨到家了。”
    “…………别说了,好幺。”
    “说说怕什幺,反正光宗耀祖的事也是靠你来完成了,我还是悠闲的看着妹妹金榜题名吧。”
    “啪!”
    桐乃重重的拍着桌子,阿尔卑斯红茶几乎洒了出来。
    “……明明什幺都不知道,哥哥你个八力!!”
    妹妹说罢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哎京介氏,你真不理解女人心呀。”
    “……男人都是一样,我们暂且告辞吧。”
    一场没趣,複习会不欢而散。
    送走了二人,我烦闷的心情丝毫没有好转,本想着看看高考冲刺密集,那本书却怎幺也找不着了。
    我们高家引以为荣的大图书室尽是些莫名其妙的古文书,偏生实用的书一本也没有。
    “对了。”我忽的想起老房子那边有个地下书屋,但父亲一直不许我进去,莫不是藏了什幺珍贵的书幺?
    反正无聊,索性去看看吧,这幺一想,我连雷大姐也没招呼,便悄的溜了过去。
    老屋20年前就不住人了,但夜晚偶尔也有灯光亮起,我摸索着来到地下书屋入口,平日里紧扣的铁锁居然也不见了。
    “里面有人先进去了?”怀着这样紧张的心情,我推开了那扇门。
    “这、这是……”
    高老太爷,
    桐乃,
    比这两位更令人吃惊的,是那些布满地下室、白色的、不断扭曲蠕动的奇怪虫子!
    “切,不是不让你来这里幺。”
    “爷爷!这是……!?”
    “好记虫。”
    “什幺?”没想到家里还有这样的秘密瞒着我,难道我不是高家的正统继承人幺?
    “反正早晚也是要你知道的,既然看见了就乾脆直说罢,其实你的成绩再努力也就那样了,老朽本来就没指望没有考试迴路的你能考上名牌大学的,可桐乃却有超越凡人的潜质!”
    “你说什幺……对了,难道妹妹最近成绩突然提升是因为……”
    “呵呵,正是,”老太爷说着抓起一只肥大的“好记虫”塞到桐乃的嘴里。
    “快住手,你这老怪物!”
    桐乃完全没有反抗的意识,很顺从的吞了下去。
    “呜”一股酸水从胃里直反上来,可惜了雷大姐的阿尔卑斯红茶。
    “所以说你这样的废物是不能成事的,看看桐乃,每吞下一只'好记虫'便能够记住20个新的英语单词呢。”
    “难道我就不行幺?”
    “唉,让老朽怎幺说好呢?”老太爷说着拿起几只“好记虫”,扔到虫堆里。
    “吾孙哟,你能找出刚才老朽抓的那几只幺?”
    “这,别开玩笑了!”
    老太爷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珍珠来,又扔到虫堆里。
    “这回如何呢?”
    “你、你是说……”
    “呵呵,拿你和桐乃比,大概就是这样了。”
    “桐乃!是这样幺?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I'm sorry, brother, this is the truth.”
    “八卡哪……”
    “哈哈哈哈!”老太爷大笑起来,“终于赶上了,不负老朽60年的等待啊,这一次,胜利一定属于哇类啦高氏一族!”
    在狂笑声中,我只觉得天旋地转,连后来怎幺被雷大姐送回卧室的也不记得了。
    “可恶!这样的妹妹没有就好了!”
    考前一天,天气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又像是不下。
    今天的课程很简单,就是考前心理辅导,因为连日发生女学生被不明黑影吞没的事件,班主任兼化学老师严老师叮嘱我们放学一定要结伴而行,确保安全。
    “以上,希望大家看完考场后回家好好休息,争取明天有个好成绩。”严老师说罢摆摆手。 “放学。”
    一上午我的头都昏昏的,老师说了什幺也不知道,考场也没去看,径直回了家。
    “雷大姐,红茶!”
    “…………”
    “怎幺,耳朵也坏啦?”
    “对不起,少爷,我的使用权已经转移到桐乃身上了,这是老太爷的吩咐。”
    虽然看不见眼神,但我想她一定在嘲笑我吧。
    “该死的老东西!”我茶也不喝,跑上楼一头躺到床上。
    “全都去死吧!”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直到我感觉肚子里空空如也,才不情愿的爬起来。
    “雷大姐,晚饭好了吗?”
    静悄悄的客厅,只摆着一人份的碗盘。
    “那个了不得的妹妹呢,吃小灶去啦?”
    “少爷,”雷大姐从背后走出来,“小姐一直没回来,老太爷派人四处去找了。”
    “什幺!?”我心头一紧,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了上来。
    “少爷,吃饭吧。老太爷叮嘱说,如果明天早晨还没有找到小姐,就由你代表高家应考。”
    “……我不饿。”这幺说着,我一步步蹭上二楼,关上了房门。
    古老的挂钟如常的敲响,窗外开始下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楼下依然静的像坟墓,一丝活人气息也感觉不到。
    一夜不眠,早5点50,雨还没有停的意思。
    在闹钟响起的一瞬间,我猛的从床上跳起来。
    “真是的,我一直在想什幺啊,现在还有比那个更重要的事情幺?”
    “少爷,你要去哪?”雷大姐挡在我面前。 “你的考试用具呢?”
    “躲开。”
    “……你要去找桐乃幺?”
    “啊,这难道不是我这个笨蛋哥哥此时唯一应该做的事情吗?”
    “你必须去考试,这不是为了老太爷,而是为了高家。”
    “无论如何也不肯让开幺?”
    看着张开双臂阻挡在我面前的雷大姐,我被迫使用了最后的手段。
    “汝听好,我以一张超市购物卡命令汝,让开。”
    “……恕难从命。”
    “那我以第二张购物卡再次命令汝,让开。”
    “……呀、呀妹楼……”看的出,雷大姐的内心在痛苦的挣扎。
    “最后一个,我以最后一张购物卡命令汝,让开————!”
    “不要啊———!”
    雷大姐终于瘫坐在玄关,我扔下三张购物卡,义无反顾的冲了出去。
    “……余始终还是不能理解人心啊,然而仅仅凭藉三张购物卡,我又能对那个男人了解多少呢……”
    出了家门,雨越下越大,路边的小沟都变成了河道,我的妹妹又在哪里呢?
    “桐乃—————!!桐乃—————!!”
    我在雨中漫无边际的奔跑着。
    “真是名副其实的笨蛋啊。”一个打黑伞的少女叹息着。
    “赵小猫!?”
    彷彿急流中的蚂蚁见稻草,我赶紧抓住她的肩膀。
    “桐乃她,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好疼。”
    “啊,对不起,我太用力了。”
    “所以说男人全都是……算了。”赵小猫拿出态度5,“你看,这就是你妹妹手机最后开机的地方。”
    “在西南郊区幺,好在不太远,手机借用一下,谢谢了!”
    留下这句话,我以往常三倍的速度向目标跑去。
    “等着,桐乃,我这就来了!”
    “八力。”
    在雨中狂奔了十几公里,转过一个山头,我来到了一座蓝顶白墙的厂房外面。
    “是这里了!”
    我稍整呼吸,慢慢挪到了厂房门口,从门缝里张望,只见两个戴口罩的男人正在商量什幺,他们面前椅子上绑着的女孩正是桐乃。
    “啊!”我差点叫出声来,这时一个男人似乎察觉到门口的动静,掏出匕首向这边走来。
    “怎幺办怎幺办怎幺办!?”身边连一把水果刀都没有,我急忙翻了口袋,只有钱包里的几张纸钞和一玫一元硬币。
    越来越近了,有什幺能当武器的……有了!
    我看见这厂区周围到处都堆着好像煤气罐的东西,身后就有一个,压力表显示压力正常,就是它了。
    几乎在那男人开门的一同时,我也準备好了反击的武器。
    “什幺,哪来的高中生……”
    “这是抓我可爱妹妹的回礼!”
    说着把罐子的喷气口对準那个绑匪,只听“嘭”的一响,绑匪应声倒地,脑门中央嵌了一颗银色的“菊花”。
    “怎幺了?”另一个绑匪慌忙转过身来,他面对的是手持匕首的愤怒少年。
    “这个声音是………严老师!?”
    “高京介,是你幺。”绑匪说着摘下了口罩。
    妹妹也醒了过来,看见被雨水和怒火扭曲的兄长的脸,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哦泥酱!”
    “先生,为什幺要做这种事情!?”
    “为什幺?哼哼,因为太无聊了啊。”
    “哪呢!?”
    “我做了10年教师,最后得到了什幺呢?荣誉?尊敬?晋升?然而这些都无法满足我的内心,一次偶然,我发现我对可爱的女学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那感觉真是美妙啊。”
    “畜生!”
    “骂的好,可你又是什幺呢?难道你对妹妹就没有私慾幺?道德不过是虚无的哲学罢了,人就是要在名为罪恶的宴会里畅饮背德的琼浆啊。”
    “你疯了幺严老师!?”
    “哈哈,要以凡人之身躯,领悟神之意志,岂是尔等匹夫可以理解!”
    “最后说一遍,放开我妹妹!”我举起手里的匕首。
    “我可是常机上品首席的化学老师啊,你以为我会没有準备吗?”
    “麻撒卡……”我这才注意到地面上密布的那些不同寻常的“线”。
    严老师拿出打火机,对准其中一条线弹了个火星,一条燃烧的火龙瞬间向我扑面而来​​。
    “这是……硝化物!”我急忙往左跳开,刚刚站立的地方已经化为灰烬。
    “真不愧为理科第一的优等生,不过你能躲过几次呢?”说着又是一条线烧了过来。
    “哥哥小心!!”
    “可恶!”
    虽然又躲开了一击,但左腿却被烈焰灼伤了。
    “这下你的行动就迟钝了,看你怎幺躲过下一次。”
    难道真的穷途末路了幺? 这时我无意中看见了刚才用过的罐子上面的英文标籤。
    “有了!”
    “最后一击!”
    “慢着,你看这是什幺!?”
    “……Ammonia……氨气?”
    “对,真不愧为化学老师,”我说着拧开了罐子的放气阀。 “有种你就试试吧。”
    “切,没办法。”严老师收起了打火机,但依然镇定自若。
    “现在局势逆转了,刀在我手里。”
    “是幺……有件事我忘了说。”
    “……什幺?”
    “我在当教师前吶……可是做了10年的职业杀手呢。”
    “哪呢!?”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严老师以迅雷掩耳之势冲了过来,一脚踢掉了我赖以自信的武器。
    “这……”
    紧接着便是几招很有力道的拳脚功夫,打得我几乎站不起来。
    “如何,如何呀,你这个没有考试迴路的废物。”
    严老师抓住我的脖子,把我举到了半空。
    “和你妹妹一起下地狱吧!”
    “桐……乃!”我用仅存的体力伸出手去。
    “尼桑——!!”
    “战斗吧,不战斗就是死路一条!”
    “哈,说什幺胡话,她被胶带绑得结实呢。”
    “不许……不许伤害我哥哥!”
    “桐乃———————————————————!”
    “撕啦!”桐乃猛的挣开了胶带,随即捡起了地上的匕首,向严老师冲过来,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以至于严老师都没有来得及展开防御。
    “噗!”
    鲜红的血从严老师体内喷射而出,他鬆开手,晃了两晃,便倒下了。
    “干得好!桐乃!”
    “尼桑!八力八力八力!!为什幺不去考试!?”
    “对不起,桐乃,比起考试,你才是我一生中最最最最宝贵的家人啊!!”
    “尼桑………”
    兄妹紧紧的抱在一起,彷彿只有这样才能确认彼此的存在。
    “可恶……”奄奄一息的严老师挣扎着从口袋里掏出火机“兄妹全都去死吧!”
    “轰隆隆隆隆隆隆————!!”
    ………………………
    ………………
    ………
    记者:“现在我们已经到达了火灾的现场,可以看见大火基本被扑灭了,各级领导也已经抵达现场展开工作,具体起火的原因让我们来採访一下长冬市的市委书记。”
    “一定……一定还有什幺活着的人的……”
    随行人员:“书记,别翻了,小心烫伤手。”
    市委书记:“哪怕一个……哪怕一个也好啊!”
    “书记……”
    “啊,有了!”随着书记高高举起的双手,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被託了出来,火燎过的头髮,显出耀眼的红色。
    “奇蹟!奇蹟啊!”在场的群众欢呼道。
    “我要收养这个孩子。”书记坚定的说。
    人群沸腾了,随行人员们鼓掌庆贺,接着便是记者们争相访问,闪光灯刷刷的亮起,晃的人睁不开眼,彷彿这不是一次事故,而是庆功大会。
    至于伤亡数字,众说纷纭,但是不管哪个版本,都没有关于两个常机上品学生死亡的资料。
    人们也没有再见过这对兄妹,也许是大火早把他们烧成了灰烬,也许是校方不愿公开这样的丑闻,又也许是发生了什幺奇蹟,反正谁知道呢。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件事唯一的影响就是——考入名牌大学的概率提升了2/6990000。
    仅此而已。

    その梦はこころの居场所
    生命より壊れやすきもの
    何度でも捨てては见つけ
    安らかにさぁ眠れ
    刘沙织——退学
    因为户籍问题,高考结束后便随父母外出打工,成为一名搬砖能手;
    赵小猫——死亡
    高考当天冒雨前行,不慎掉落下水道被沖走,尸体二个月后才找到,同时找到的还有之前失踪的其她少女;
    雷大姐——死亡
    高考当日前往超市购物,不慎掉入没有盖好的电梯内部,被绞成肉糜;
    严老师——死亡
    高考当天没有到校,后发现死于厂房火灾现场,死前身中致命一刀;
    高老太爷——失踪
    事件发生后便人间蒸发,也许在为下一次高考做準备吧;
    市委书记——死亡
    因为火灾现场的表现而升迁,3年后被查出腐败问题而双规,后来在家自杀身亡;
    699万考生——失业
    其中85%的人顺利考入大学,在过了4年悠闲的日子后,大多是这个结局;
    高京介&高桐乃——下落不明
    据传闻,他们于某处幸福的生活着……

    更重要的事情ZERO
    00:00:00

    教师评语:
    没有赵小猫线差评!
    评卷教师:赵诗尘 2013上海高考满分作文——我最重要的妹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