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车生活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8) >

  •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8)


    2020-06-22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2)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3)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4)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6)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7)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8)

    Episode 08 青春的足迹

    他的舌头轻轻地舔着我上唇的唇珠,直到湿润了,

    又轻轻地用他的双唇吻着我整个上唇,

    听到互相触碰时发出的啾啾声响,让我十分兴奋地抚摸他的胸膛,

    我伸出一截短短的舌头,希望他一直含着、吸吮着,

    还要忙着不断吞嚥自己的口水才不致于从嘴角溢出,

    今天我们的唾液分泌都非常旺盛啊!

    其实现在的我们有点累了,天气又有些寒冷,

    一大早从学校旁的租屋处出发,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

    现在到了日本东京的机场準备五小时后的转机,

    就算是平常非常精力旺盛的我们也感到疲倦,

    于是我们挑了这幺一间机场里头的付费休息室小憩一阵。

    房间内放了一些暖气,让我们不用穿着太多衣服就能走动

    一起沖了个澡、加上单人床有点小,

    我只能依偎在他怀里,一碰到对方刚洗完澡的滑嫩皮肤,

    不禁互相摸来摸去,又摸出了情慾。

    反正还有四小时。

    他的手指隔着我的内裤抚摸我的三角地带,

    尤其是蕾丝的纹路似乎让他非常感兴趣,

    他顺着纹路在外面摸索半天,却迟迟不摸到该摸的地方。

    「是要不是伸进来啦?等等溼了又要换一件内裤!」

    我放开正在啃咬他脖子的嘴,

    也隔着他的内裤稍微用力握了他,提醒并抱怨了一下。

    他笑了一声,才帮我把内裤褪到膝盖,

    剩下一半则让我自己灵活地用脚趾脱掉。

    他整个人藏到棉被里头,往我的下腹部忙碌去,

    今天的他像是在吃一支三球冰淇淋一样,

    用整片舌头大面积地舔着,还不时发出津津有味的声音,

    舔过两片花瓣之间时格外舒服,

    却因为他故意绕过花核,让我始终处于少一种滋味的窘境。

    你既然不舔我就自己来!

    我一手压着他的头,一手用中指腹在花心处绕着圆,

    不断渗出来的东西,就当是赏给他的鼓励,

    他也欣然全吞嚥了下去。

    我感觉到在棉被里埋头耕耘的他应该会有点缺氧,

    两脚一起踢开棉被,将小腿放在他肩膀上,

    任他享用鲜美的我。

    从浴室里透出来的微光,从他看着我的眼神中反射出来,

    我看着他带着笑意、发光的眼睛,舌头又忽伸忽舔的,

    像是在不停地做着鬼脸,我开心地搔搔他的头髮,

    将他双手拉到我的双乳间紧紧握着。

    「啊…..这边比较好?还是在海水浴场的浴室比较刺激?」

    我看着他似笑非笑、非常得意又开心的样子,

    便随口问了他。

    自从第一次在他住的男生宿舍浴室里,

    初嚐「野合」的新鲜感后,

    我们开始在各种公用设施展开体验。

    出国前几天,我们到了水上乐园去参加泡泡舞会,

    趁着全场都在随当红DJ疯狂扭腰摆臀时,我左顾右盼,

    「人好多呼吸好困难,我们去找地方做爱吧!」

    我牵了他的手,去佔据了又大又少人使用的无障碍浴室。

    其实我从进了乐园的第一刻就在觊觎那个空间。

    进了浴室、按了电动的关门钮后,确实地锁上扣锁,

    我们就吻在一起,焦急着脱掉彼此的泳衣泳裤,

    他舔了舔我的身体后,笑着说我锁骨上的泡沫有点苦。

    我转身背对他,要他帮我解开泳衣扣环,

    他说他想要我今天一直穿着,

    虽然在泳池畔唱唱跳跳后,身体有点黏、又有点紧,

    但是既然他将舌头伸进耳窝了,不舒适的感觉也就暂时被搁着。

    那时外面震耳欲聋的重低音声响,隔着门还是能清楚听到,

    想必淋浴间的外头,是没有人能听到我们欢愉的呻吟的。

    他亲吻着我的耳垂、后颈,一只手伸进了胸罩中玩着渐渐坚挺的乳尖,

    另一只手探到我下半身,

    跟着低音鼓的节奏,挤压着两片阴唇。

    我用沾满沐浴乳的手,

    在他那被泳裤闷了一个晚上的弟兄上滑动套弄。

    我们都觉得差不多了,让他从后面进来,

    在一首长达七分多钟的重摇滚电音演奏中尽情冲刺,

    抚摸着、揉捏着、咬啃着、交缠着,毫无冷场。

    而夸张的是,我们去水上乐园的前一晚,

    才跑到连锁书店的无障碍厕所里荒唐了一次,

    原因只是我们在晚餐后,

    看了一场只有床戏而剧情乏善可陈的艺术电影,

    两人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没事只好亲来亲去,

    直到吻到了情慾难耐,逛进了书店的洗手间,

    这间书店的洗手间有免治马桶,

    对于享乐后的必要清理程序而言,具高度便利性。

    现在只是转机的几个小时,我们当然不会白白浪费掉,

    何况是能够找得到床的地方。

    而且,单人床更有单人床独特的乐趣。

    「我觉得只要是让我必须站着做的地方,都很刺激!」

    他说完就用棉被擦了擦嘴边的潮溼,起身跨在我胸前。

    我以鳄鱼发现河边猎物的速度,一口气含了牠,

    听到他嗯呵一声,我就知道猎物被咬到了致命点,

    我让这只猎物最温柔的死法,就是只攻击头部,

    用手指抚摸着他的小小的一对乳尖。

    牠胀红了身体,胀到我含不住了,我知道牠想要更多的包覆了。

    他跳下了床,站到床边,又将我的双脚挂在他肩膀上,

    只是这次他站着,我的腰因此悬在空中。

    「你的脚不会冷吗?」我抓住他的手肘,在準备迎接牠时关心一下牠的主人。

    「不会啦!地板上我早铺了浴巾......」他用脚踩了两下地板,又得意了。

    「啊….......」他抓住我大腿缓缓进入,又缓缓退出到洞口。

    我喜欢这种从慢板酝酿,直到副歌才进入快板的节奏。

    他渐渐加快速度,低头大面积舔舐着涵盖我整个乳晕的浅粉色腹地,

    拇指和食指轮番扫过已经胀裸出来的小豆。

    然后,开始急促地撞出每一次。

     「啊….等我!我要和你一起到!」

    我深吸一口气不再吐出,自己揉搓着核心,

    在他顶到底的每一次撞击中,我收缩着下腹部的肌肉,

    专心让整个快感聚焦在同一个部位,

    我仰着头咬着牙,

    等待他给我想要爆发的讯息,期望达到「共潮」的那一瞬间。

    「啊…..我想来了......可以来了.....」

    在他想要拔出来的那一刻,我双手压住他的臀部阻止他,

    我无声地尖叫了,也让猎物在我高潮的抽搐中被吞噬,

    让牠的主人趴在我身上呻吟着。

    「跨年这几天可以在里面唷!」

    我用撒娇的语气在他耳边提醒着。

    他爬上床,在我们的身体还维持结合的状态下,

    一起躲在棉被里讲悄悄话。

    「焦儿,我母亲非常喜欢妳老爸以前当国家元首的时代呢!」

    「她还一直认为二十年前,是妳爸爸拯救了正在台上主持的她,让她在爆炸案中能够倖存。」

    「妳毕业后没有想过要继承妳老爸的事业吗?」他手指绕着我的髮丝问着。

    「当然不要,我想要平凡的生活!」

    「如果我出来参政,我们就不能常常这样到处旅行、到处荒唐了!」

    「你总不会希望我们在无障碍空间里头一待几十分钟,被八卦杂誌拿来当封面吧?」

    讲完话我转头吻了他一下,双脚还缠在他的腰际,

    又想赖在他胸膛上休息。

    刚才用了许多力量来控制肌肉收缩,我感到就要昏睡过去,

    但是心里却想着明天到美国时,能不能开发新的亲密地点。

    (未完待续)

    湿 纸巾 FB粉丝团

    【延伸阅读】

    双腿交错(1)

    双腿交错(2)

    双腿交错(3)

    双腿交错(4)

    双腿交错(5)

    双腿交错(6)

    双腿交错(7)

    双腿交错(8)

    双腿交错(9)

    双腿交错(10)

    双腿交错(11)

    双腿交错(12)

    双腿交错(13)

    双腿交错(14)

    双腿交错(完)




    上一篇:
    下一篇: